答謝自己

從阿姆斯特丹回來後,休息一天,就趕去廣州為我拍的那個廣告配音。

廠家要求三條聲帶:國語、粵語和潮州話。對著畫面,我把在現場拍攝時的語氣重複一遍。導演要求很高,NG了幾次。

到了潮語聲帶,導演聽不懂,所有廣州配音室的工作人員也聽不懂,只有投降,向我說:「交給你了。」

香港人口,有六分之一是潮州人,但是大家已不會說了,這是一個廣東話的世界,上一輩子的人為了求生,也沒時間去教導孩子。我們的家庭還是很注重自己的方言,從小學會,覺得理所當然,不是甚麼本事。

懂潮語有說不盡的好處,至少你去泰國,即刻派上用場。到了法國的唐人區,也是共同語言,那邊的柬埔寨華僑多數來自潮汕。

話叉開去了,配音工作順利地半小時內完成,比預期的早得多。和徐勝鶴兄跑到酸枝傢俬舖走走。我要為他找一張丈八寬、八呎長的辦公桌子。到了多處找不到,只有訂做,選的是紅酸枝。大家都認為紫檀好,但是當今的紫檀多數來自印度,真正的少之又少。

樣式依足明朝,酸枝傢具到了清朝就太花巧,有些鑲滿了貝殼,更俗不可耐。

看完後還有時間,去一家古董舖買點東西玩玩。其實也不是甚麼奢侈要求,我只收藏些茶盅。所謂收藏,只拿來日常用用。古董不用,擺在架上,不如去博物館欣賞。

看到幾個很不錯的,價錢也不貴,民國初期燒的,花紋悅目,瓷身很薄。茶盅靠感覺,一厚起來,連最好的普洱也變得難喝。而沖普洱應該用寬身的,像個碗的那種,一般上海人用來喝香片的,卻不適宜。

辛苦一番,總要買點東西答謝自己,不然不知道為了甚麼?真不值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