乘早

所以說,要旅行的話,乘早。

我們從前到處去,機場都離開市區很近,不到二三十分鐘便到,現在你到赤鱲角,都有一排捱。

很懷念羽田機場到銀座那段距離,日本在生意上我得常去,不過一聽到成田,心中就發毛,坐了四個多鐘的飛機,還加一小時以上的車程才抵達,一天就那麼完蛋了。

當外國的航線已經少人利用時候,我們亞洲人卻拚命建機場,真不知死。這些新機場當然是愈來愈遠,各國以為中間這段路可以建多些屋子來賣嘛。

曼谷的新機場在二○○四年完成,本來計劃有兩條跑道,容納三千萬客人一年,但是現在萎縮成一條跑道,二千萬客,但還是很遠。

菲律賓航空的工潮已經解決,今年預訂在十月完成的第三機場不知是否改期?他們還要在二○○一年建一座全國最大的第三機場呢。

漢城匆增建,在明年年底起一個可以容納二千七百萬客的。現在每天有人罷工,新機場也不能倖免呢。

雪梨的新機場一定建得成,澳洲人要應付二○○○年的奧運嘛。而且,這機場是私人財產投標起的,能力要比政府強,也沒有那麼多的「計算」錯誤。

還有大陸呢,他們預計今後的二十年,每年多十巴仙的旅客,這是全世界最高的增長率。在二十二個縣城建四十個機場。廣東和上海的最大,又要搬到更遠的地方去了。

還是從前的旅行愉快。跟著旅遊業的發達,愛滋病的更快蔓延是一定的。天真無邪的年代,已經結束。現在吃的菜農藥多,空氣被污染,買的是翻版假貨。這種情形只會愈來愈糟糕,一代不如一代。

所以說,要旅行的話,乘早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