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鍋

這次旅行,時間蠻長。帶了一切能想到可以用上的東西,當然包括爐具。

本來我有一個三洋旅行電爐,煮公仔麵用。因洗濯起來怕留著油,買了另一個菲利浦的咖啡器,但用來煲水沏茶,一帶就帶這兩個。

剛剛搬家,幾百個紙箱還沒有打開,雖然都有記錄,但還是找不到這兩個爐子。出發前,去日本百貨公司有些小包的醬油,看見一個德國的旅行煲,就買了下來。

現在每天用這個黑色爐子,它的構造不夠精細,下面一個爐,半個柚子那麼大,上面是一個鍋,圓形的。塗上一層不黐底的黑色化學物。

在歐洲,所有的水喉水礦物質特別濃。一煲完鍋底即刻呈著一層白粉,如果不洗乾淨,積了一積,便會化成石頭,黐在底部,永不剝脫。

每天,我用這個煲時,總是看到一層白色東西,已經洗了又洗,還是頑固地留在那裏。

用來煲滾水,影響了茶味。之前我煮過麵,味精粉和礦物質混在一起,每次沏茶,都像喝湯。一直想再去買一個煲水器,但又沒時間到電器店去,懊惱得很。

這個笨重的黑煲,跟著一條粗大的電線,設計上是可以裝進鍋底的,但是實際用起來,怎麼捲也捲不到好處,最後乾脆不捲,當它是一條尾巴,倒在皮套的外面。

爐上有個鈕,從零至六,可控制電流大小。我性急,校在六度上面,但是好像水遠煲不滾水,真想丟掉它。

不過,現在大家出去吃飯,我生厭,一個人躲在房裏煲水沏茶煮麵。這個黑色的傢伙,好像很忠心地陪伴著我,為報答它,還是留在身旁,耐心地等待水滾。和老友一樣,大家都需要時間培養感情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