車中見聞

從廣州乘直通車回香港。

車票由友人代購,又沒有指定席,坐的是往後退的座位。我有個壞習慣,乘任何交通工具都得向前看的,一倒後,即頭暈嘔吐。

在這種情形之下,我寧願站著,也不肯坐下來,好在這一班車有個餐卡,就走去吃點東西,喝杯茶,一個多兩小時,很快到達。

直通車很怪,賣票總是把客人擠滿車廂,剩下一兩輛空的,大概是方便服務人員吧。

本來有免費茶水供應,但不冰,喝溫果汁,和溫啤酒一樣,需長期訓練,才能下喉。

車廂很吵雜,坐著四個電了髮、大聲調笑、打金利來領帶的男人。

時有推著車子賣東西的女服務員經過,除餅乾、雜果和汽水之類,還賣郵票和硬幣。我乘過世界上不少火車,從來沒看過人家賣這兩樣東西,會有人光顧嗎?

「過來!」其中一名男人向女服務員呼喝,起初她以為客人只是看看,無購買之意。

「這一本多少錢?」男的指著。

「五百。」她回答。

「還有沒有更貴的?」

「有。」她笑臉迎上。

戴金勞的男人要了幾本數千塊錢的郵票集,向女的說:「算便宜一點!」

「一共是一萬多元!」她說:「打個九折,九千七百五十元。」

「算八千八百八十。」男的說:「意頭好,成交。」

「買那麼多,為甚麼不向她要一個電話?」另一個男的等服務小姐走後嘻笑著問。

買東西的男人說:「我在香港有個女兒,甚麼都不喜歡,共愛集郵。她從小患的小兒麻痹症,不能走路。」

這位面目可憎的男人,忽然變得很可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