照辦

在廣州購書中心做完簽名會後,轉向深圳,禮拜天一早到深圳書城再開一個。

人數非常擁擠,但沒有廣州的多。書城負責人說:「如果簽名會在下午開的,一定比廣州更熱烈。深圳人生活質素提高了,大家都沒那麼早起身。」

活到老學到老。負責人又安慰:「幾百人排隊,已經不得了,上次有個上海的名作家來開簽名會,才賣了二十五本。」

多幾個少幾個,不是問題,主要是見見讀者,先請工作人員準備了紙條,讓他們把名字寫下,省得一位位問。

有個人寫了「艷紅」兩個字。

「你用筆名?」我問。

「不。」讀者說:「我姓艷。」

另一位捧了一疊書,工作人員一看,說是翻版,不能簽。

「都是在書城買的呀!」他抗議:「書城怎會賣翻版書?」

我向他說:「是廣州旅遊出版社的才是正版,下次還是買他們的,比翻版還要便宜。」

又簽了一輪,有些人要求:「送我幾個字。」

我就在書上寫:「送你幾個字」。

問有些人說:「要寫甚麼?」

他們回答:「是但。」

我就寫上「是但」,惹得讀者哈哈大笑。

很多是帶著兒女來的,紙條上只寫小朋友的名字,我便會問媽媽叫甚麼,然後寫上「某某女士囑書贈愛兒某某」等等,大家都高興。有些要我寫「精勤學業」,我送他「別死讀書」。

又有另一個捧了一大疊,再被工作人員拒絕,我拿來看,原來是香港天地圖書出的正版,簽上名字,寫了地點和日期,才消掉他的委曲。

最令我感動的一家人拿了一張飛機票,表示從武漢專程來的,又要趕時間回去,問說可不可以打尖?我當然照辦,並且上前擁抱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