拍廣告

從台北趕回香港,睡了一夜,翌日到廣州,如果有直航,則不必多此一舉。

這次出門目的是拍一個電視廣告,幹的是幕前工作。真想不到這麼老了還有肉要,欣然拋頭露臉,但是這種事不能多做,不然像老骨頭煲湯,愈熬愈淡。偶一為之,則不傷大雅。

經理人徐勝鶴兄和我乘早班直通車前往,因為要自帶服裝和道具,拎了一個大皮箱,在車站中上上落落,有種戲班人物趕場的感覺。

抵達後直赴現場,在一間高級食府。工作人員已經在等待,和導演做最後的口語化對白修改,就開始拍攝。

一個一分鐘的片子,要拍二十四小時,從下午兩點到翌日,第二天再配幾句旁白,整個工作便能完成。

這段長時間怎麼打發?打燈之時我可以休息,反正是餐廳,任由我吃吃喝喝。大廈之中又有一個高級健身室,因為要拍特寫,非整齊一點不可。跑下去讓美女修修甲,間中有電視和電台的記者來做訪問,我和他們聊聊天,時間過得快,眨眼間已到午夜。

這下子可開始辛苦了,十二點過後,大廈冷氣關閉,幾十盞燈,又穿西裝上陣,並非一般人能夠忍受的。

一起演出的幾位當地模特兒的臉部化妝已有剝脫的現象,髮型也亂七八糟了,好在導演醒目,趕快把帶到她們的鏡頭拍完。

到了深夜,我們這種捱慣的人沒事,但是衣服殘了。帶去的絲質恤衫只有一件,讓汗水一染,波紋即現,只有不喝水,靜坐一旁。

沒有NG,進行得順利,比預期早收工,當地攝影隊都讚說老一輩的藝人工作態度好。我對這句「老一輩」有點抗拒,但事實如此,發不了牢騷。

看表,是午夜二時,只花了一半時間完成,還趕得及花天酒地去,一樂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