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中國大酒店書

總經理大人台鑒:

敬啟者,在下姓蔡,名瀾,新加坡人,為一長住香港的電影人、作者、旅行愛好者,在二○○○年六月二十三晚(星期五)入住貴酒店,房間號碼一五八九。

因急於將一份稿件傳真到英國給蘇美璐小姐,犧牲睡眠,趕至清晨兩點。

拿到櫃台傳真時,服務員竟然告訴我,商務中心在晚上十二點關門,要到翌日清晨六點半才開啟,暫時不能為我傳出去。

貴酒店為一國際性大旅館,又屬資深的萬豪集團管理,不可能沒有二十四小時的傳真服務。

在下明白貴酒店服務員需要在半夜休息,但做為一國際性旅館,也應該明白東方的半夜,是西方的白晝,正是該地繁忙時間,怎有不可隨時傳真的道理?

經態度不甚友善的抗議,貴酒店櫃台夜班當值員Suki並無怨氣,反而焦急地為在下著想,請來同事,開啟二樓的商業中心,以便在下傳真出去。

最後,還是傳不成,在下懷疑貴酒店的機器有問題,但職員已盡其力量,應該讚賞,起初問其姓名,再三不肯作答,後來還是看到該職員的襟口上才得到的。

等到第一天一早傳真,也傳不出去,應該是對方的機器壞了,錯怪貴公可,惟有將稿件傳去香港,再由香港轉到英國。

有一點非提不可,貴公司的十七樓商務中心傳真機非常緩慢,機型已很落後,佔貴公司寶貴時候,亦讓住客不便,況且一慢,付的傳真費更高,這倒不是貴公可願意看到的事吧。

一五八九為一套房,感謝貴酒店送來之朱古力和生果各一籃,並有小瓶瑞士糖,各試一點,並不好吃。不如將此費用用來買一電器熱水壺,否則水溫吞,又要一時時叫房間服務拿過來,實非時下之五星級酒店的設備。

又,一般亞洲酒店都供應剃刀,貴旅館沒有,肥皂的味道,像老人家用的染髮膏,當稱之為臭皂。

此致

廣州中國大酒店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