智慧

又去珠汪三角洲吃河鮮,餐廳老闆告訴我:「資本主義帶來的功利社會,已經直接影響到人民的生活。」

「這話怎麼說?」我問。

他解釋:「像你在街市中看到的水魚,都是灌了水,從屁股插進水管,拚命灌進去,本來一隻瘦水魚,忽然就變了肥仔水魚。」

「為甚麼這麼騙人?」

「受資本主義害的呀!酒樓老闆吩咐夥計運作時買最便宜的,小販們不灌水就要賣高價,爭不過隔壁那一檔,最後大家一起灌水。」

「我在香港也聽過灌水牛肉。」我說。

「哈,牛肉當然灌,用一管高壓水泵,從脊髓一次過灌進去,水分布到每一根血管,所有的肉,無處不是水。廚房大師傅被搞得糊塗,打山竹牛肉時,怎麼打也稀稀爛爛的。」

他笑著說:「後來慣了,不加水才打成。」

看見鐵籠裏的蛇,都不動。

老闆說:「不是冬眠,也都是灌了水,你沒看到都像棍子那麼胖嗎?灌得連眼睛都凸了出來,瞪著看你。這種貨,買回來當天即刻要劏,賣不出去,隔日就死。」

「死蛇也賣?」我不相信。

「路邊那些小店,生意難做,當然賣死東西,熟客來了,還說看老友記份上,選條特別新鮮的呢。」

我嘆了口氣,轉個話題:「珠江三角洲的河鮮,怎麼運到香港還活生生的呢?」

「我跟過船,才知道。」老闆說:「船艙中養魚那部份有幾個洞,河水流進來又流出去,是個天然的池子。」

「船不會因為有個洞而沉?」我問。

「只是小部份的水箱,不會沉。到了出海的地方,才把洞封掉,就那麼運到香港。」

感嘆中國人的智慧,要是用在好的一方面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