鮑魚王子

晚飯在深圳的「海港大酒樓」吃,主人叫鮑魚王子,很年輕。有人取笑他為甚麼弄這麼一個銜頭?他笑笑:「無所謂,人都要包裝嘛。」

做得最出色的是雞,這裏的鹽焗,出神入化。最精彩的是鯪魚三寶,用魚頭、腸和肚,其他棄之。我帶大家去中山時吃過,人人讚好。

這次在深圳新開的店,大得驚人,十萬呎左右,是香港不能想像的面積,一走進去就是一個天花板離地三十呎的大廳,氣派非凡。

二樓是貴賓房,每間皆寬敞,有私家洗手處,一開就是三十三間。

筷子是鑲銀頭的,主人家說每對四十五塊,可見對任何一件小事都知道得清清楚楚。

「最主要的是讓客人在這種豪華地方,吃了也認為物有所值。」他說。

現在海港已成為一個大集團,由王子領導,他說:「老太婆們來飲茶,我也叫夥計客客氣氣地招呼,絕對不能小看這群顧客,她們每次的消費雖然很低,但是一熟了,生日結婚擺酒,一桌算兩千好了,十桌就是二萬!」

對於服務得周到的女侍者,他說:「有些女的起初來到,樣子都很醜,我告訴她們只要勤力熱情,客人一定會喜歡上你,就會變得好看,一好看,自信心更強,她們開始的時候不相信,照做了果然如此。」

「這個飲食集團做了很多年?」我問。

「也五年。」王子說:「一九九五年在中山開始,後來擴到八家,座位加起來有五千多個,但是員工就要用到三千人。不過,營業額每年達到二億多人民幣。」

「甚麼動力促使?」我問。

「當年我在廚房炒菜,我問我自己,為甚麼一定要在這種又熱又油煙的地方做一世呢?就是這麼簡單,我想改善我的生活質素罷了。」他說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