招牌

香港的餐廳,在互相割喉戰中,已無新意,水準更是低落。在這種情形之下,只有北上。在珠江三角洲「覓食」。

到過的幾個城市中,大小餐廳裏都能帶給我「驚奇」。首先是材料的新鮮感,珠江的河魚,像鱘魚、仙骨魚等等,不但樣子古怪,味道香甜,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
地方有些還是很原始,但是服務總夠分數,鄉下來的少女們,招呼一流,有些裝修得比香港更富麗堂皇,雖然帶點俗氣,勝在寬闊,每間房都有洗手間,在香港已難做到。

和經營者聊天,知道他們多是廚房佬出身,頭腦靈活起來,一間開了又一間,如果沒有過人之處,是辦不到的。國內的投機取巧方式已行不通,一切靠實力。

服務方面,若坐貴賓房裏,總有兩三名女侍斟茶倒水,一拿出煙,即刻幫客人點著,已有麻煩的程度。

每一家都有一兩位樣子精靈的所謂「經理」打點,他們應對宣傳外交,口齒伶俐,和客人打關係時,態度更像連你要求上牀都答應之勢。

長得最漂亮的,就擺在門口當知客,穿著旗袍。見過幾個,真像利智和鞏俐,樣子和身材。

在當地做得成功,就跑來深圳開店,這裏消費力強,屋租已漸追上香港,但既然有錢賺,如春筍冒起。

幾年前看到招牌上都寫著港式甚麼港式那裏的字眼,現在已絕跡。代之的是地地道道的各省名菜餐廳,霓虹光管,非常巨大。

注意到的,是大家都不用簡體字做招牌,而且很喜歡取很長的名字縮短為兩個字,看見「深房」的集團,原來是深圳房地產的簡稱,好在是房地產,要是做水喉的,不就叫成「深喉」嗎?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