狗的強姦案

台灣近日來最離奇的案子,莫過於狗的強姦事件。

本地人心目中最高貴的狗,並非北京的貴婦狗,而是純種的台灣土狗。

台北市汀州路上,住著姓黃的一家,養了一隻寶貝的土狗。一天,黑土狗未拴好,溜到鄰居家,回來之後竟然「暗結珠胎」。

日前,產下了一窩又黃又黑毛的小狗,黃姓狗主指鄰居家的那隻黃雄狗:「這還不是你們家的狗幹的好事?」

隔壁那七十歲老翁大叫無辜:「那你想怎樣?」

「賠錢呀!」姓黃的說:「依照市場行情,交出三萬塊台幣的配種費來。如果不交錢,就告你們的狗強姦!」

姓郭的老翁自歎倒霉,為了息事寧人,他說:「我共剩下一萬二,賠你一萬二!」

「不行!」,姓黃的說:「限你十天,不交出一萬八的尾數,有你好看!」

郭老頭擔心遭遇不測,這幾天嚇得大門深鎖,不敢踏出一步。

這樁罕見的「狗的性侵害」案件,萬一真的到了法庭打官司,法官也不知怎麼處理。

吾友徐勝鶴說:「既然是狗犯的法,設一狗法庭,讓狗兒們去審判吧!」

事情怎麼結束,至今還是未知,台灣的這種新閒特別多,我早講過如果有人肯下功夫,將它們結集出書,一定賺個滿缽。另一件較為平常的是一個年輕人,和女朋友親嘴親久了,脖子歪了一點,要去求醫。

求醫的例子還有一個有斷袖之癖的男子,把一支棒球的球棒放進後門,取不出來。

醫生一看,哇,厲害,還是用底部大的那頭塞進去的。

當記者訪問醫生時,醫生說:「已經不是第一次了。」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