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相信

墨爾本的旅行,共一周,很快地過去。

有很多想去的地方都沒時間到過,像最心愛的維多利亞菜市場,過門而不入。

吃的東西,下次再去買好了,吃不到就算了。想念的是賣菜的那幾位太太,要是她們再見到我,一定高興。夢中,我和她們聊過天,現實裏卻見不著。

乘上飛機,服務我的是位馬來西亞來的姑娘,沙巴出生,粵語很流暢,談了起來,很親切。

食物不停地供應,但我一上飛機就睡覺,醒來有魚子醬,我總覺得國泰用的魚子醬太鹹,會不會是不讓客人吃太多的關係?一笑。

空姐再三要我來一點,就請她加大量的蔥茸,其他蛋黃之類的配料一概拒絕,有了洋蔥,吃起來還算不錯,只是不太彈牙。

接著有西洋火腿等小食,我都不要了。

主食有雞、牛和蝦,鬼佬做法,不感興趣。要了一碟白飯,只撈雞肉汁,填填肚子,再睡時容易入眠。

見有大粒大粒上桌的雪糕,不能不吃,要了兩粒,吃不夠,和空姐說如果其他客人吃剩,再來一客,她笑盈盈地走開,不消一會兒,又拿多一份給我,一下子又吃光,是不是再來兩粒?一定拉肚子,算了。

到香港之前又來麵食,我這個麵癡,不能不吃,但想到香港大牌檔的也比機內的好,猶豫之間,已搬到我面前,又有湯麵又有炒麵,後者有雞和牛肉沙嗲當配,湯麵中則有三粒大雲吞,也各吃了一點。

喝了湯,大概味精作祟,有點口渴,我對味精沒有反感,口渴嘛,叫東西喝。

「給我一杯可樂。」我說。

空姐不相信,搖頭說:「你一定在開我的玩笑。你這種人怎會喝可樂?」

形象太壞,真沒辦法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