歸途

時間很快,星期二中午抵達墨爾本,今早星期天就要回香港了。

這幾天到底幹了甚麼?迷迷糊糊,但不是因為喝了酒,午覺睡得很多,充分休息。

晚上多數是查先生請客,到各家餐廳吃,當然也去了「萬壽宮」見老友劉先生,他熱情招呼,特別燜了一窩羊腩,知道我是個羊癡,一定滿足到我。

有個晚上還去了間泰國餐廳,沒有金寶或金不換那麼地道,轉轉胃口,也是好事。從前對食物很腌尖,到了外國一定要吃當地菜,現在老了變隨和,只要飽肚就是,而且愈簡單愈好,尤其是在不工作的旅行。

臨走之前,再和園丁聊天,搞清楚查府花園中的樹名和花名,但只要普通名,如果是拉丁文的植物名,就太難記了。

最突出是長滿又大又紅的Paulwania,另外有個別名叫「天堂之樹Tree Of Heaven」,花一開就兩三個星期,一片葉子也沒有,附近的住客看了都驚嘆它的美妙。

像原始森林中跑出來的巨木,一看知道是松竹科,因為松葉認得出,但其他地方就完全稀奇古怪,伸出條彎曲的手臂的支幹,我們看不懂,連猴子也看不懂,故叫「猴子的迷惑Monkey Puzzle」。

後園中的紫色花,像一片薰衣草,但只屬同科,沒有香味,花朵較大,我們在法國南部也見過一片片紫色的花田,都是這種叫Salvia的植物,扮成薰衣草。

上機之前,先到越南城的「勇記」吃一碗牛肉河,實在好吃,從前還有一個印象是巴黎和里昂的越南河更好,但上次去法國試了,還是比不上墨爾本這一家人。拿了紙墨,為他們題了:「天下越南粉,勇記第一家」幾個字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