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家花

從香港到墨爾本,本來想帶些吃的,像蒸熟了的金華火腿薄片之類的東西來當禮物,可惜澳洲食物入口的條例嚴峻,只好空手而來。

住查先生家,第二天清晨五點鐘便去Footscray的批發花市買花。

好傢伙,百花齊全,名副其實的看得眼花撩亂,選些甚麼?變成難題。

想起從前住Darling Street的公寓時的布置,決定用相同顏色系統來購買,即是說一次過買齊了紅色或白色或藍色的,不摻雜,完全統一,就會好看。

向日葵當造,就黃色系統吧!

開花店的老闆娘法蘭西絲陪我去,找了一輛載貨的推車,我們買完了花就放在上面,才能大量入貨。

有黃色的玫瑰、康乃馨、鬱金香、百合等等,一紮七八枝,賣一塊澳幣至三四塊不等,一出手,一出手就是十紮,絕不手軟,那麼便宜,還孤寒的話,天不饒人。

咦,怎麼有桔梗花,也是黃色的?想不到可以當成藥材的東西,還是那麼美,即刻買下。

法蘭西絲是位東方美人,像蜜蜂一樣到處殺價,賣花大漢都和她很熟稔,被她呼呼喝喝,指定送貨,搞得團團亂轉。

另外看到一位大陸來的女子,據賣花者說是她一味愛花,起初甚麼都不懂,把錢投資在一間很小的花店,從頭做起,現在也變成了專家,不過大漢們喜歡法蘭西絲多過這大陸人。

回到家裏,開始撕葉剪幹,但是找不到那麼多的花瓶,怎麼辦?只有把從花市帶回來的塑膠桶用黃紙包紮,就變成了漂亮的花缸,來襯托向日葵,也很管用。

唯一缺點是查府很大,就算買了一家花,這裏擺幾束,那裡放一大把,分散了也不夠看,真有點懊惱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