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色

從香港飛往墨爾本,是個愉快的旅程,晚上十點五十分啟航,翌日的十點抵達,七個多小時罷了,剛好睡一覺。

先到唐人街去吃點東西。一向,我不喜歡各國的唐人街,認為到了異鄉,應該多看看,為甚麼要往華人的地方擠去?墨爾本就沒這種抗拒,對這個城市很熟悉,而唐人街是友人聚集處,像是去了九龍城。

三月中的澳洲是秋天,它在地球的下面,我們開始熱時,那邊已涼了。

氣溫在二十四度左右,是人體最舒適的溫度,空氣有點乾燥,但是很清潔,污染還沒有來到這個城市。

路上很多名廠汽車,夾著古董車,只有乾燥的地方古董車才不會壞。香港潮濕,汽車很容易爛掉。

經過公園,即刻停下,從後箱中拿出一張被單,鋪後躺下,睡它一個半小時的午覺。

查先生的大屋在高尚住宅區Toorak,離開我從前住的Darling Street不遠,所以對附近一帶不感陌生,知道街市在甚麼地方,打算第二天一早去買菜。

佔地數畝,花園中有幾棵大樹,記得查先生說過:「要買屋子先看看有沒有樹,有樹才有文化。」

屋子是數十年前蓋的,買下來後增大,多建了個大廳和幾間客房,後花園種著查先生喜歡的玫瑰,和查太愛的薰衣草。

大屋旁邊另有間小屋,是園丁一家的住宅,雖說小屋,在香港,已是有錢人家那麼大。

聊天之餘,發現園丁是在大學裏研究澳洲樹木的,他說:「當年住在這一區的人嚮往英國,種的都是英國花草,只有這一家人維持著澳洲的植物,從前被認為老土,現在已變成最有特色的一家人,所以我才來打工的。」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