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壽宮

敏儀去澳洲度假,要我介紹她一兩間去得過的餐廳。

「甚麼都市?」我問。

「雪梨。」

「那麼去Edna’s Table好了。」我回答。

「還要去墨爾本,想吃中餐。」她說。

「一定是萬壽宮了。」

到了墨爾本,她來電:「已經滿座。」

我即刻為她找到老闆Gilbert Lau。他在電話中說:「你的朋友,沒位也找位。」

昨夜出席葉潔馨為她設的送別會,敏儀一看到我就說:「太好了。沒吃過一餐那麼滿意的中國菜。」

在座諸友都好奇,心中說的是:「又有甚麼那麼了不起?」

敏儀說:「第一,地方好。第二,食物好。第三,服務好。」

「香港也有呀!」大家的反應。

她笑:「完全像到西餐廳,我們兩人去,菜是一道道地上,像皇帝蟹,一道分兩小份,只是吃一口的份量。」

「整隻皇帝蟹那麼大,吃不完的呢?」葉潔馨張口問道。

敏儀說:「我也問過Gilbert,他說可以拆肉做其他菜,不要緊。」

我心中暗笑。在墨爾本時我也有同樣待遇,不過那時是和Gilbert商量好:「我們甚麼都想吃,胃口又沒那麼大,別人吃的東西,偷兩小塊來給我們試試。」

敏儀她們吃的,是不是人家的,就不知道了。她繼續說:「吃甚麼東西配甚麼酒,Gilbert拿出半瓶裝,真是天衣無縫,不單是這樣,他只在需要的時候出現,服務一下即刻走開,像一口新鮮的空氣,從來不覺得他在干擾,這種學問,在香港就找不到。」我們都點頭同意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