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路

離開千禧年已經不到一個多月了,朋友都問我決定在甚麼地方度過了沒有?

我當然已有打算。

起初,想跟大家到新西蘭去的,後來決定未到之前先走一趟,才知道政府指定的城市叫Gisborne,原來不是看到晨光第一線的地方,最先見的是一個荒島,不能容納那麼多遊客之故,但新西蘭指的是「城市」,也沒有講錯。既然城市可當為小島,我先到了,當成看到二○○○年的第一個日出,也沒甚麼不妥的。

巴黎的三十六條橋的燈飾將大放。柏林舉行盛大舞會。倫敦的格林威治有個五萬嘉賓的典禮。洛杉磯將有雷射表演。開羅也大玩特技,在金字塔投影多一個金字塔。耶路撒冷大唱彌撒……你要參加哪一個國家的慶祝?已太遲,客棧早已被訂滿,你也不想當成一名小卒。

我決定到北海道去,過個日本年。東京不保證下雪,但札幌絕對會是白茫茫的一片,頭上雪花,如牡丹般大地飄下來。

最不容易的是找到開店的餐廳,日本人過陽曆年,統統關門。我們的旅行團是老顧客,勉為其難地替我們安排好食住,日本近年經濟泡沫爆裂,不敢得罪熟客。

很少遊客於新年在日本度假,也沒看過日本人一家大小穿著傳統和服上街的情景,雖然休息的地方多,但是相信我們一團人吵吵鬧鬧地,也不會寂寞。

除夕那晚,旅館附近的公園和廣場也會有很多年輕人麕集,倒數踏入千禧年。酒店為我們準備了豐富的晚餐。清酒免費奉送,用鐵槌把木桶敲開,香味橫溢,與大家共醉。

將會取甚麼新年願望?

不停的歡樂,一年比一年好,一天過得比一天快,吃吃喝喝,為人生目的也。夫復何求?三十號去三號回來,避開千年蟲,一齊上路吧!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