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望角

我們終於來到好望角Cape of Good Hope,非洲的最南端。

親自踏在這塊土地上,當然沒登上喜瑪拉雅那麼威風,但也有種滿足感。

「為甚麼叫做好望角呢?」李珊珊問我。

古時歐洲的航海者到東方去採取香料,買絲綢和茶葉。回程時看到非洲的尖端那塊巨石,就知道能夠風調雨順地回家,充滿重見妻兒的希望,故稱之。

從好望角望出,是印度洋和大西洋的分界,海水中不可能劃一條界限,要是國度裏也劃不出的話,那才是更好的願望。

遠處,一片白浪,是鯨魚群在嬉戲,海洋學者來到南非研究鯨魚生態的不乏其人。

「Free Willy,Free Willy!」同行的藝員叫了出來。

Willy是條殺人鯨,身體不大,怎能和這種巨鯨比較?有些人認為鯨魚只有一種罷了,和看到海,就是一種海一樣,哪分甚麼大西洋、太平洋和印度洋?

華格納著名的歌劇《飛翔的荷蘭人》The Flying Dutchman的神話,也是起源在好望角,其實荷蘭人不是人,而是一艘船的名字,而且並不會飛。

話說這艘船的船長航行到好望角,遇著風浪,天使出現了,安慰著飛翔荷蘭人號的船長,但他並沒有即刻親吻天使的手。天使不高興,就讓風浪把船打沉,見死不救。這個天使,未免也太小器了。

飛翔荷蘭人號從此不得靠岸,永遠在好望角邊航行,成為一艘幽靈船。其他船隻一經過,聽到它傳來的唬叫聲即刻避之,故不觸礁,救了很多人命。

這傳說一直流行到第二次大戰,德國的潛水艇U Boat也因聽到唬叫而逃之夭夭,盟軍的戰艦才沒受到水雷的攻擊,信不信由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