各有各好

飛機在南非首都約翰尼斯堡著陸,我們即刻轉國內機,到第二大城市Cape Town去。

一般人的印象,非洲土人裸著上身,整天抓著一把尖矛追野獸,天氣總不會太冷吧?豈知一抵約翰尼斯堡,機長宣布溫度只有攝氏一度,乘客嘩的一聲叫了出來。

這都是出發時不做調查的後果,非洲現在是冬天,差點就要下雪。穿著半袖T恤的人正在擔心時,飛機抵達Cape Town,是上午十點,整個天空淺藍色,一塊雲也沒有,氣溫升至十七度。最為清爽舒服,工作人員又叫說太好了,怪不得叫好望角。

甚實Cape Point才是好望角,反正和Cape Town距離不遠。Cape Town中文繙譯成開普頓,難聽死人。

這是一個南非最古老的城市,碼頭充滿歐陸風味。象徵著這個地方的,是一座叫「桌子山峰Table Mountain」的竣嶺。

此座山高不可攀,在任何角度望去,都佔了天空和大地之間的一半。用一把刀將山峰切平也沒那麼整齊。上帝把它當桌食飯,也不出奇,亦叫為上帝的餐桌。原地土人卻稱之為獅子山,當然沒有香港的那麼像獅子,不知道為甚麼這麼叫它?加十二萬分想像力,也沒獅子樣。

從機場到市中心只要半個小時,我最喜歡離機場不太遠的城市,可惜這種地方大多數是落後的。入住「桌子灣酒店The Table Bay Hotel」,就面對著碼頭,風景如畫。這是唯一一間住得過的五星酒店,以Spa出名,出浴和按摩服務,全套從頭到腳的門面大裝修,連續五天,價值便宜到不可置信。

沒時間的話,有個六小時的,讓你試盡最新的洗澡機器和全世界各種按摩,做到你脫皮為止,也不過幾百塊港幣。不望風景,望浴室的牆壁也行,各有各好嘛。大家都對Cape Town印象很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