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鹿宴

紐西蘭地廣人稀,是養鹿的好地方。

招呼我們的是何氏三兄弟,大哥二哥做鹿藥材生意,三弟開餐廳,知道我好吃,向我說:「如果要吃全鹿宴,可到我大哥那裏,專為你做一桌。」

欣然前往,該日的菜譜是:鹿尾羓湯,鮮鹿茸、鹿柳、鹿肝之刺身,鹿鞭煲、麻辣鹿腩、鐵板鹿扒、串燒鹿肉、鹿小腿和各種鹿香腸,加上鹿茸浸的白蘭地和威士忌。

所謂鹿尾羓,我的確無知,還以為是雌鹿的生殖器,原來名副其實是鹿尾,每隻鹿的尾巴都很短,割了下來冷凍時還帶著毛,更像陰戶,把毛拔光取出一個黑色的囊,羊脷般大,就是尾羓,在中藥行中常見到的那種。

鹿是沒有膽囊的,尾羓代替這個功能,《本草綱目》中說是壯腰健腎、納元氣、增活力之寶物,相信差不了那裏去。同人參、雞和米酒熬幾個鐘,還是有點異味,喝一口停下。

鹿茸刺身倒是第一次試,用角頂端部位切成薄片,蘸醬油和山葵吃,爽爽脆脆,生鹿肉像吃Toro,很美味,生鹿肝則像鮑魚腸。

鹿鞭煲起來像牛鞭,所有的鞭都令人想起煲爛的牛筋,懂得欣賞牛筋,吃鞭就吃鞭,不覺恐怖。

反而是麻辣燜出來的鹿腩最精彩,又香又軟熟,鹿扒淋上紅酒,也比牛扒易嚼。從前在歐洲,只有皇親國戚才有資格吃,是極高貴的肉類,小腿肉連骨,吃完吸骨中的髓。串燒和香腸較為普通,並無特色。

鹿茸浸的白蘭地和威士忌味道有點怪怪,不宜多喝。中國人傳說中的以形補形,並無太大的根據,吃了那麼多尾羓和鞭,覺得全身血液循環得快,不過是白蘭地和威士忌在肚中作怪,和補不補、形不形搭不上關係,但也是個奇妙的經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