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得萊德

在澳洲住過一般長時期,但是南澳的阿得萊德,還是第一次去。

這次是得到當地政府邀請,參加他們的美食節,是一個活生生的派對。不限於在一個大展覽廳,而是到處吃、到處喝。

有個不停的野餐,三天三夜,在釀酒區的湖泊、山丘、曠野,坐在草地上和當地朋友聊天作樂。有交響樂隊伴奏,喝到醉醺醺便躺下來睡覺,天氣又不冷不熱,一樂也。

去獲選天下百種佳釀首位的Penfolds酒廠,喝他們得獎的Grange。喝厭了每天來數瓶上等的有氣紅酒Sparkling Shiraz,甚麼其他事都不想做了。

阿得萊德的確是個好地方。

但是,朋友說,那個叫韓森的癲婆呢?她不是一直嚷著要把亞洲人趕出去嗎?

我說的澳洲,是維多利亞州的墨爾本,是南澳的澳洲,這裏的人比較上是有教養的,對外國人能有一份尊重。

不是昆士蘭,昆士蘭還是很落後,才出現韓森這樣的怪物。

墨爾本大家都熟悉,阿得萊德比墨爾本更平靜安詳,天氣更好,對吃的也講究。這裏中國人不多,六萬人左右。雖然有些人會嫌悶,但是地獄是你自己挖出來的,天堂也能自己創造。

我對阿得萊德的印象不錯,在街上遇到的澳洲人不會來干擾你,一旦和他們交談,你便會發現他們很友善。

到底,最早來到這省份的,是英國人的移民,而到澳洲其他地方的,是監犯。這說法有沒有根據,我不知道,但是感覺是舒服的。

到書店,更能找到大量的錄音書,這是香港沒有的,肉體糧食和精神糧食俱全。

阿得萊德,要住下去,也是可以考慮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