詛咒

在澳洲的郊外,時常看到一片紫色的大地,一望無際,原來是野花佈滿的。

太美了,走過去拍幾張照片,順便採一朵,插在襟上。(考究一點的西裝領上一定有個襟洞,給穿的人不斷地換花來插。一般的西裝也有一個,但只是縫緊不能打開的。)

回到旅遊車,司機一看,說這是討人厭的野草,叫「彼德森詛咒」。

「這種東西一生了就殺不了,長得很快,其他花草都被它遮蓋。」司機說:「要除也除不了,下多少化學藥也沒用。」

「所以就叫詛咒?」我問:「這個彼德森又是甚麼人呢?」

司機回答不出,說要查過才知道,過了幾天,再問他,還是沒有答案。

原來彼德森是一個英國年輕詩人,流浪到澳洲,在鄉村住下。為了生活,和當地農民耕田養羊,但是他還念念不忘地想寫詩。

農村裏有一個很漂亮的少女,人見人愛,但大家不夠膽和她親近,說她是女巫化身,因為有人看到她流的血是紫顏色的。只有彼德森愛上她。把詩寄到墨爾本的出版商,但每次都被退回來。

少女偷偷地把他的詩稿由信封中抽出來,用自己的血,把稿紙染成紫色之後再寄出去。

編輯覺得與眾不同,先搶來看,一看之下,發現不錯。彼德森的詩集被採納出版了,他不斷地寫,詩集一本又一本,少女的血已逐漸稀薄,他才發現這個秘密。彼德森不再眷戀名與利,他把少女抱在懷裏,詛咒只知道包裝的世人,詛咒以為是懷才不遇的自己,他也自殺了,和少女一起,把血將大地染成紫色。

當然,彼德森詛咒的來源不是這樣的,那是我自己胡說八道,知道的讀者告訴我真正的故事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