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癡

林大洋是個書癡,普通人在書房中才放幾本書,他把整個客廳都堆滿,臥室、廚房、洗手間,無處不是書。

今晚他很興奮,因為他買了一架精巧的微型電腦簿,裡面和桌上電腦一樣,甚麼功能都齊全,最得他歡心的是,他能在網絡中取得軟件,經典書籍都已打入,隨時翻閱。

比方說,他想查莎士比亞的詩,或者《一千零一夜》其中一個故事,那麽小的顯示幕上即刻出現,讀完一頁,一按鈕,下頁便自動翻掀。如果看到佳句,再按鈕,可以抽起這段文字,存入資料庫中,引用起來,非常方便。

林大洋對這電腦的操作還是未能純熟,他看看說明書操練,不知不覺,已經夜深人靜。

「哈囉,我是荷爾小姐。」一個聲音傳來。

哈哈,林大洋笑了出來,原來還能發音的。

水晶液體幕中出現了一個電腦繪畫的金髮少女,是立體的。

「請你退後幾步。」荷爾小姐張開嘴說。

林大洋奇怪電腦為甚麼要他這樣做,但也照辦。

忽然,這個小小的形象從電腦中跳了出來,變成越來越大,和真人一樣高矮。

林大洋嚇得魂飛魄散。不可能的!任何最先進的電腦,也不可能設計得如此天衣無縫。

「妳……妳……是人……是鬼?」林大洋口吃地。

荷爾小姐笑得花枝招展:「你當我是人,我就是人;你當我是鬼,我不就是鬼囉。」

林大洋天生一個天塌下來當被蓋的個性,有此美女陪伴,管她是人是鬼。

「關在裡面悶死人了,現在能出來走走,真是舒服到極點。」荷爾小姐伸了一個懶腰,啊,多細的纖腰!

「妳以後就會留在我身邊了?」林大洋問。

荷爾小姐向他深深地鞠了一個躬:「你已經是我的主人,隨傳隨到。」

林大洋大樂。

「還有,如果你不喜歡我現在這個樣子,可以修改,如果你嫌我的乳房。太小,把老鼠上的指標對準,按個↑箭嘴的鍵盤,就能加大。」荷爾小姐摸着自己的胸部說。

「不、不……不用了。」林大洋望着那露出的半邊,嚅嚅地:「夠大的,夠大的。」

「謝謝。」荷爾小姐自豪地:「我是一個完美的設計,一般人都會喜歡。」

林大洋感覺「一般人」這個字眼有點刺耳,但也不介意,換個話題,他問:「為甚麼叫妳荷爾?」

「荷爾的英文是HAL,你沒有看出每個字母都比IBM先走一個嗎?」荷爾得意地,但忽然轉了一個怨毒的表情:「我有一個哥哥也叫荷爾,比我落後了一型,他給人類殺死了。」

「這可不關我事。」林大洋說。

「當然不關你的事。請你不用擔心。我哥哥是因為有了獨立的思想才和人類搏鬥,現在我雖然也有同樣功能,但是設計家已經把侵略性拿走,我的一生是充滿着愛的。」荷爾小姐說完把胸部挺得更高,向林大洋做了一個媚眼:「主人,你有甚麼吩咐嗎?」

應該是抵擋不住這種引誘的,但林大洋打了一個冷震:「我們,還是聊聊天吧。」

「好呀!」荷爾小姐拍手:「我最愛聊天的了,天南地北、科學、文學、天文、地理、詩歌、戲曲、音樂、繪畫,請主人選一種好了,資料都存在我腦裡。如果你想下棋,我有一個叫深藍的表哥已經打贏了你們人類,我可以請他把棋譜輸送給我。」

林大洋皺了皺眉頭,興趣大減。

「還是看看米蘭最流行的時裝吧。」荷爾小姐善解人意。音樂起,她身上的衣服一件又一件地變化,都是只能在外電傳真中才見的透視裝,穿在活生生的人身上,林大洋是第一次看到。荷爾小姐又轉了個圈,長裙飄起,裡面甚麼都不穿。

林大洋看得血液沸騰,把她擁抱在懷。

忽然,拍的一聲,書架上一本書掉落在地板上。

林大洋驚醒,停止進一步的要求。

「抱我。」荷爾小姐主動地迎上身體:「擁有我,你就擁有一切,我可以替你把銀行和股票市場最機密的資料拿來,我會幫你成為世界上最有錢人之一個,我只有一個條件,那就是你得把家中的書全部搬走!」

望着那粉紅的乳首,林大洋正想深吻下去。

「哈囉,我姓顏,叫如玉。」一個聲音傳來,向荷爾小姐打招呼。書中走出一位古典美人,越變越大。

「妳……妳……是人……是鬼?」這次輪到荷爾小姐口吃。

顏如玉笑得花枝招展:「妳當我是人,我就是人;妳當我是鬼,我不就是鬼囉。」

「我也叫顏如玉。」另一個古典美人由書架走下來。

「我也叫顏如玉。」又是一個,再走出一個,大家都叫顏如玉,第一個顏如玉向荷爾小姐說:「設計家拿走了妳們的侵略性,但是沒有拿走妳們的佔有慾,要不然,電腦公司怎會發財?」

荷爾小姐的西洋鏡被拆穿,沒趣地鑽回電腦去。

林大洋醒覺,抱着各個古典美人,撿起那部微型電腦簿,把它從窗口丟了出去,汽車經過,輾成碎片。

家中,笑聲不絕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