抵達

成都住了一晚,翌飛九寨溝。

在候機室等了又等,裏面雖有茶水和泡麵,但還是走到餐廳消磨時間。飛九寨溝的機,據當地人說,不是誤點,就是飛不起,但為了去看那「天堂」,心情興奮,也不覺辛苦。

一般的機場餐廳,已有改善,食物不像早期那麼難於嚥喉,價錢又只七八十一碗,當今的還是比外邊貴,但覺合理,東西水準照舊。

好歹,播音員用標準的國語,和只有她自己聽得懂的英語宣佈可以登機,大家鬆了一口氣。

九寨溝和成都的距離近得不能再近,好像一起飛再降落就到了,但是這一程,可不好受呀。飛機直線上昇,經過各個高峰,海拔兩千到五千米,從窗口望出,有些客人已尖叫起來。

更大的一聲,原來是遇到氣流,飛機驟然墜落,不知那裏發出的巨響,手上的茶,也潑了我一身。接着不斷地顫抖、搖晃,整架機忽然像要被拆成碎片,嬰兒小孩的哭聲不停,大人嚇得臉青罷了,倒沒作聲。

因有霧,飛機迴旋了數周才能降下,說能起飛鬆一口氣,這時才是真正地鬆一口氣。

出閘,天氣由成都的二十三度,降到只有三度,機場商店大賣防寒衣物,友人說不管多醜,多貴,也得買了。

我早已預準好,裏面一件長頸駝毛毛衣,外面添件很輕的雨衣,加一條圍巾,難不倒我,但要人命的,是稀薄的空氣。

(九寨溝之旅.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