羨慕

收到老友金峰兄沈云嫂的來信,長長的四頁紙,另附數張照片,看了老懷歡慰。

沒有他們提起,我還不醒覺,大家最後一次見面,已是四十年前的事了。

偶而,我在電視上還看到金峰兄和鍾情等諸位女主角合演的黑白片,卿卿我我,大唱一輪。只要一個鏡頭進眼,便得把整部片看完,以表思念。

金峰兄是化粧大師方圓先生的獨子,和沈云姐在一九四五年認識,廝守了整整六十六年頭,相依為命,在離婚當兒戲,完全不相信愛情存在的當今,算是奇蹟。

兩人婚後生了四個孩子,兒子方浩和方湧,女兒方平和方茵,一共有十個孫子和一個曾孫,真是名副其實的四代同堂大家庭。

移民到了波士頓後,就一直安居下來,沈云姐形容這座文化古老的城市,說一點也沒受歲月影響。假如將服裝和汽車換成馬車,誰也不會覺得怎麼改變,每次經過貫穿全城的麻省大道,老店依然開着,連路上的坑也從沒挖好。

三十年前計劃的一條地下道,至今尚未完工,街邊的各式路欄還是擺着,波士頓人叫它為「大挖Big Dig」。看着這種情形,沈云姐也不自覺已經八十許,仍是年輕,從照片看來,也的確如此。

改換的是他們的住宅,本來建在湖邊,巨大無比,當年因為沈云的老爺和奶奶也搬來了,需要多個房間。

看到女兒家對面的房子有出售的招牌,他們即刻買下,在○七年搬了過去,屋宇小了,但只是兩老居住,冷暖氣費用,已省不少,又大家互相照顧,我可替他們放下一百個心。

搬家時,沈云找到我替他們寫的一幅心經,相信也已殘舊了吧,這幾天,乘還沒出發到大溪地之前,再抄一張,讓他們兩老回向眾生去吧。

最後沈云寫道,有老伴、老窩、老友、老本,知足矣。真是羨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