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了一匾

提起三大女厭物,本來一是袁紫衣,已經因為新修本給了她新生命(過程極細膩動人,心理描寫實實在在,是罕見的好描述)而除名。阿紫抱屍跳崖,慘烈悽艷,一躍之下,一切孽皆化為烏有,當然可敬可嘆。剩下一個溫青青,還沒有看新版碧血劍,不敢妄議。

《飛狐外傳》中還有一個次要人物,馬春花,這人在新版中增加了描述,使人知道了她的美麗動人程度,這一點相當重要,因為從她身上衍生出一對雙胞胎,在這對雙胞胎身上,又大有文章可作,如果不是她有出眾的動人之處,何以貴為王孫公子,什麼樣的美人沒見過的福公子,見了她就會想把她弄上手?「新版本」連這樣的一個尋常人物,都用心落墨,可見作者真是用了苦心的。

金庸的寫作態度極其認真,作品改了又改,屢創高峰,文學史上,堪與比擬者,怕只有將作品「披閱十載、增刪五次」的曹霑老兄了。作為讀者,非常希望看到金庸再有新作,「飛雪連天射白鹿,笑書神俠倚碧鴛」,這一副對聯,包括了十四部作品,確是渾然天成。可是對聯之上,好像還缺了一個橫匾。一般橫匾都是四個字,算起來,金庸還欠億萬讀者四部小說!

哈哈!這自然是讀者的妄想,但在沒有新作之前,新修版絕對可以滿足喜愛金庸小說讀者的要求,「新不如舊」是歷史,新遠勝舊是現在。

我曾說:不看金庸小說,是人生一大損失。現在要說:不看最新修訂版,更是人生一大損失!正是:

不看最新修訂版,
縱熟金學亦枉然!

看了新版本,許多話要說,不吐不快,只好借蔡樣地方來說,剝奪了看慣蔡樣鴻文朋友的閱讀樂趣,這廂賠罪。

(七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