驚喜

來到別府溫泉區,吃過大餐,安睡一夜。翌日清晨五點多團友還在夢鄉,我已去泡澡。忽然,崩的一大聲,池中的水往上躍。以為沒事,接著一連幾次,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

走出,問看門口的老頭,他說:「啊,是地震。別府的地震和其他地區不同,不是左右晃動,而是上下跳的。」

「怎會那麼大聲?」我問。

「我們的建築物都做好防震,那是大廈底部的大型鋼鐵彈簧發出來的聲音。別府除了溫泉粉,沒有甚麼土產,因為是火山地帶,最多的就是地震,當成手信好了。」他說,我聽了也笑了出來。

回房,從窗口望下,無救傷車,人們也照常在路上行走,若無其事。打開電視,本地新聞有一小段報告有四點三級的地震發生,並非甚麼大消息。

團友們通常睡得遲,今天倒是一早來吃早餐。悲觀派說:「嚇死我了。我馬上跑出旅館,到空地去,但也看不到其他人呀。」

另一位問:「蔡先生,遇到地震,怎麼辦?」

「日本人說只有三個方法:一是站在門框下,因為頭上沒東西掉下。二是躲進浴室,日本旅館的都是一個大塑膠盒子拼成的。三是鑽進桌子底。」

「有效嗎?」她問,我笑著不答。

「左右搖晃的地震比較危險,上下的比較安全,是不是?」又有人問。

我不安慰,火上加油地說:「神戶地震也是上下的,結果八層樓震得變成五層,中間的人都被壓死。」

呸呸呸,悲觀派罵說。輪到了樂觀派:「蔡先生的團總有驚喜,加了一個採蘋果的節目,這次送給我們一次地震的經驗。」

另一位說:「最大驚喜還是我老婆給我的。結婚十多年,這一次因為地震,她才緊緊抱住我。」

(九州之旅‧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