帶走

臨上機,吃了一頓螃蟹全宴。餐中有碗小東西,紫顏色,有些新團友看不出是甚麼,吃了叫好。

「那是螃蟹膏,在門口有得賣,用罐頭裝著,不會壞的。」我說。

眾人搶購,有的買了十二罐,塞進手提行李。到了機場,入閘口照X光機,給查出了,海關人員說:「超過一百克的液體不准帶上機。」

剛好給我看到了,我向海關人員說:「那不是液體,是固體。」

「裝進罐頭裡看不到,當成液體。」

我沒辦法,向他說:「請再秤一秤。」

「標紙上寫著一百克的。」

我抓到了把柄,不饒人地:「法律說不能超出一百克,這剛好是一百克呀!沒超出。」

「但是那麼多罐,就超出了。」

「法律上說,只要能裝進一個規定的塑膠袋,沒有說能裝多少。」我又找出漏洞。那傢伙抓抓頭,說:「好吧,你裝吧!」

我拿了透明的塑膠袋,替團友裝,把罐頭外面的那層硬紙包裝拆掉,勉強地塞了四罐進去。

「其他的裝不了,可不可以拿到外面裝進行李?」太太問。

我翻譯,海關人員說:「一進來,就不可以出去了。」

好,我又拆了其他的罐頭包紙,用三個塑膠袋裝住。

「一人只准帶一個袋子。」海關說。

「他們夫婦,一人帶一袋。」我說。

「另一袋不准帶。」他命令。

「還有我呢?不算在裡面嗎?」我問。

海關人員啞口無言,十二罐螃蟹膏,順利帶走。

(九州之旅‧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