學習

由香港去日本九州,航空時間只要三個鐘,比曼谷長一點,較新馬更短。一飛過台灣就到,是個輕鬆的旅程。

從前沒有直飛福岡的班機,要在台北等一小時,起飛降落不算,半天已花掉,我覺得特別地遠。2007年10月28日開始,港龍直航,抵達福岡機場,加多一個鐘的時差,也不過是十二點多,賺了一個下午的購物時間。最妙的,還是和西貢一樣,機場離開市中心只要二十分鐘的車程,一下子就到。

這次首航,我們抵達時九州的觀光協會大肆慶祝,在機場派當地水果,兩個柿子四個橘子。我怕酸,留下柿,把橘子送給團友。

福岡當然比不上東京和大阪,但日本當今的貨物流通做得完善,甚麼新東西都運來,可在福岡的三越、大丸等大百貨公司買到,外國名牌店又林立,和去東京沒甚麼兩樣。

本來訂的是河邊的凱悅酒店,但我嫌不夠好,還是堅持住Okura Hotel。Okura寫成漢字應該是大藏,但這家人只用英文名,它在東京的總館,和帝國酒店齊名,有獨特的風格,不是一般新酒店擁有。

購物也方便,酒店背后有個大商場,再走十分鐘左右就到最熱鬧的天神,等於東京的銀座。團友們放下行李就去衝刺了,大包小包買了,到傍晚才回來,洗個澡,去吃晚餐。

夜裡的福岡又變了一個樣子,路旁添了多間的大牌檔,是這個城市獨有。香港為甚麼要把這種優良的傳統趕盡殺絕呢?大牌檔總給我們一個親切的感覺,只要處理得乾淨,又不阻塞 交通,為甚麼不讓它生存?

旅遊局,不是只放放煙花算數,應該到各地取經。如果能學習福岡,向政府建議把大牌檔復活,多些雲吞麵檔或粥檔,遊客們高興,也能幫助得了市民的生計。這種好處,多做無妨,你說是不是?

(九州之旅‧一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