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kaj

Tokaj唸為多凱兒,是一個產酒區,離開布達佩斯三個小時的車程。

這個地區的葡萄釀出來的甜酒,也通稱為多凱兒了,像法國的蘇丹區產的甜酒一樣。釀製的方法也相同:葡萄本身已經屬於最甜的一種,還要等它成熟透了,在樹上曬成,然後用人工一粒粒摘下,花的功夫要比一般餐酒多出數倍來。

用這糖份最高的葡萄釀出來的,是一種香濃無比的酒,通常一棵葡萄只能製造一小杯,價錢當然極為昂貴。

有了安東的關係,我們被招待到當地最好的酒莊去,品嘗年份不同的佳釀,和參觀地窖中的藏酒。只可惜當今是夏天,葡萄未成熟,否則把這種天下最甜的果實手摘吃,學廣東人說,發達了!但要等十月底才收成,下次有機會秋末再來吧。園主用一個玻璃吸管,從橡木桶中抽出一壺來,倒入杯中讓我試。這個階段的紅白餐酒都是酸得要命,但是多凱兒新鮮得像果汁,美味無比。一般要吐出來,但給我骨的一聲吞入肚中。

酒精濃度有十幾二十個,喝多了也醉人,我們找到一個小丘上的亭子,在陽光普照之下,繼續試酒。

喝03年的,色澤較淡,和一般白酒差不多,味道還是帶一丁點的酸。2000年是葡萄最好的季節一,釀出來的法國甜酒得到一百分,多凱兒地區的,也至少有九十七八。最後一瓶開的是九三年,色澤已經像蜜糖了,塞子一拔開香味撲鼻,是我試過之中最好之一。

最後,再開一杯精酒,為世界上糖度最高的,女士們喝了都大叫醉了,醉了,但園主說糖度高到不能塞納酒精,已不是酒了。原來,感覺是能醉人的。

飯後再到多凱兒小鎮上一遊,這只有五千人人口,比法國小鎮樸實得多,開滿了鮮花。氣氛,也同樣能夠醉人。

(布達佩斯之旅‧五)